讓你的生活變得不一樣    讓你馬上賺大錢    互聯網自動重複收入
 
  讓你隨時隨地都有錢進帳,輕鬆分享任何資訊商品給朋友或其他人,只要有人透過你的分享而購買商品,你就可以獲得高達70%的回饋獎金。
你只要透過分享,就能賺取收入,而且,還可以得到更多。
現在你只要推薦人加入8AM8會員,他就會是你的推廣夥伴,替你持續的創造收入。
所以你的夥伴越多,創造的的收入也跟著越多。
當然你只要持續經營自己的夥伴規模,可想而知這是非常可觀且驚人的。
因為你不用做任何事情,就可以輕鬆賺取收入。
你很快就會發現,8AM8教你的是全世界最容易也最輕鬆的賺錢的方式,讓你創造源源不斷的收入。
 
影音Live秀    Mysex情趣用品    線上遊戲    台灣模特兒    成人情趣用品    美女俱樂部    情人聊天室
    金鑰USB ~* 如同鑰匙般將檔案加密上鎖並隱藏 *~
雙兒網假髮的款式可說是網路上最齊全的,要長就長要捲就捲各大的雜誌、髮型書、造型師、模特兒、新祕也都愛用雙兒網假髮~   
這裡可以買到
有一種美味~讓aya情不自盡的瘋狂愛上它~吃甜品蛋糕對aya來說就像是再談場甜蜜的戀愛一般~第一眼 是一見鍾情 接下來當然就是沉膩在其中的甜蜜滋味讓人既始在睡夢中也會夢見滿滿的幸福好滋味 !
>>>這裡可以買到


 

惡夢成真

  每個人睡覺的時候都會做夢,有時做美夢,有時做惡夢。可是,無論誰做的惡夢,我想,都不會比陳媽MD惡夢更可怕了。 
  這是一個陽光明媚的天氣。 
  陳媽媽正站在公路邊上,她背對著陽光,陽光將她的影子投在路上。路上的車很多,一輛一輛飛快地駛過。陳媽媽要等路上的車輛少一點,走過公路對面去。忽然,陳媽媽看見對面公路邊站著一個女孩子,正是陳媽MD小女兒,小妹。 
  「小妹!」陳媽媽揮揮手。 
  「媽!」小妹也看見了陳媽媽,她也揮著手,一邊就向公路這邊走過來。 
  突然,一輛紅色的小轎車以極高的速度從另一輛貨車的後面超過來,也正以極高的速度向小妹衝去! 
  「小妹!車!」陳媽媽大叫著提醒著女兒。 
  可是,已經來不及了!那輛紅色小轎車已經撞到了小妹的身上!陳媽媽看見小妹飛起來,向著公路的中間落去。 
  「小妹!」陳媽媽叫著向小妹衝去。 
  落在地上的小妹抬起上半身,一隻手向著公路上揮了一揮,她希望公路上那些快速駛過的車可以停一下,讓她被扶到安全的地方去。然而,就在她揮手的一霎那,一輛載滿貨的大貨車飛快地從她身上壓了過去�� 
  「小妹!」陳媽媽驚叫了一聲,從夢中醒來。原來是個惡夢。陳媽MD身上全是冷汗了,彷彿剛從水裡撈上來似的。「啊,只是個夢。」陳媽媽欣慰地從床上坐起來。她要起床弄早餐去了,大弟和小妹要上班呢! 
  陳媽媽起床後看了看時間,哦,今天有點遲了。她慌忙叫醒了大弟和小妹,然後拿了個飯鍋出去買早點。 
  陳媽媽住的地方正是城市過境公路的邊上,無論買什麼東西都要走過那條過境公路,偏偏這一段好長的公路即沒有人行道或是人行天橋,更沒有十字路口和紅綠燈。於是,過公路的人只能小心翼翼的從來往的車流中穿過。想起昨夜發的惡夢,看著這條公路,陳媽MD心裡非常的不安。這夢就不是個好兆頭,小妹每天上班都要過了公路去乘公交,天天都這麼危險,會不會?陳媽媽想著想著,忙向地上吐了口唾沫,「呸呸!瞎想!」 
  買了早點,陳媽媽匆忙往回走,不知大弟和小妹還來不來得及吃早點。清晨靚麗的陽光照下來,陳媽媽看著陽光,心裡不覺吐了一口氣,今天難得是個好天氣。天氣不好的時候,陳媽MD心裡也有點發悶,天氣一好,陳媽媽覺得心裡都亮了起來。 
  走到公路邊上,陳媽媽看著飛快地在公路上開著的車,心裡就不由地發毛。她站在公路邊上,等著車少一點才走過公路去。可能是快過春節了吧,公路上來來往往地很多拉滿了貨的貨車飛馳著,平時,一早是看不見有這麼多車的。 
  陽光將陳媽MD影子投在公路上,陳媽媽一低頭,正看見自己的影子,她不由心裡「咯登」一下。然後她抬起頭的時候,她就看見對面公路邊上正站著小妹。 
  「小妹!」陳媽媽心裡「咚」地一跳,她強壓下想喊小妹的衝動,緊緊地閉著口。 
  「媽!」小妹還是看見了陳媽媽,她揮著手,向公路這邊走過來。 
  陳媽媽一陣眩暈,她看見的小妹和夢中的那個情景怎麼那麼象?「不要過來!小妹!」陳媽媽在心裡大聲地呼叫著,可是,她卻發現她的喉嚨裡發不出聲音!她渾身開始冒冷汗,不由地顫抖著,她甚至想衝進公路裡去,讓那些該死的飛快的不看著人的車全部停下!可是,她渾身無力,那種感覺,就像她剛才在夢中一樣,想叫叫不出,想動動不了! 
  然後,她看見一輛紅色的小轎車,正飛快地從一輛大貨車的後面超過來,同時也正以飛快的速度向著小妹衝去! 
  「小妹!車!」陳媽媽像是拚命地在掙脫了一隻掐著她喉嚨的手一般,她尖著嗓子大叫起來,那聲音淒厲得像是有誰正捏著她的喉嚨。 
  小妹一定是聽見了陳媽MD喊叫,她扭頭向公路上望去。 
  就在那一瞬間,那輛紅色的小轎車撞在了小妹的身上。陳媽媽看見小妹被車撞得飛了起來,淡藍色的裙子也飄了起來,像是清晨陽光下,正在飛著的美麗天使�� 
  小妹好像輕飄飄地落在公路的中間,她的嘴裡有一口血正噴灑出來,濺落在她的衣裙上,還有她面前公路的水泥地上。 
  「小妹!」陳媽媽手中裝著早點的飯鍋跌落在地上,鍋裡的早點散落得一地都是。 
  陳媽媽顧不上公路上來來往往的車,向著公路中衝過去。她看見小妹慢慢地抬起上半身,一隻手向著公路上揮了一揮,她希望公路上那些快速駛過的車可以停一下,讓她被扶到安全的地方去。然而,就在她揮手的一霎那,一輛載滿貨的大貨車飛快地從她身上壓了過去�� 
  陳媽媽呆呆地看著從小妹身上駛過的車,那車就在她面前飛馳而過,離她只有兩三步遠的地上躺著的小妹已經血肉模糊了。小妹藍色的裙子已經被染成了紅色的,她整個人都躺在血泊中,長長的頭髮蓋著她的臉,有車駛過時,長髮飛起,長髮下的臉蒼白白的露出一下,眼睛大大的睜著,有無限的驚恐。 
  陳媽媽癡呆呆地走到小妹的身邊,她抱起血淋淋的小妹,小妹身上已是冷冰冰的了。 
  公路上的大大小小的車依舊飛快地駛過,都繞過抱著小妹的陳媽MD身邊,卻沒有一輛車停下來。而那兩輛肇事的車,早已不見了蹤影。 
  小妹死了。 
  陳媽媽瘋了。她每天都拿著飯鍋站在公路邊,走過她身邊的人都會聽見她在小聲地不知對誰說著話:「小妹,要過馬路了,你要小心哦!那些開車的都是不長眼沒心肝的人!」 
                  
  雪白的走道,走道中有淡淡的霧氣。 
  他一個人在走道中慢慢地走著。走道很長很長,空空地迴盪著他沉重地腳步聲。他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也不知道他自己已經走了多久了,好像這個走道是無盡似的。 
  終於,走道到了盡頭。 
  走道的盡頭是一個黑色的鐵門。鐵門半開半掩著,門裡有淡紫色的燈光射出。映著霧氣濛濛的走道,有著說不出的詭異。 
  但是他已經沒路可走了。他只有推開半掩著的鐵門,走進了鐵門後的那間房間。 
  房間裡的霧氣比走道上更濃一些,房間裡面空蕩蕩的,只有四面靠著牆壁立著許多大的櫃子。這些大櫃子的樣子都很奇怪,差不多從地上一直到了天花板,櫃子上是一排排很整齊的抽屜,這些抽屜都比一般的抽屜大上幾倍。 
  他不覺起了好奇心。於是他走到櫃子跟前,想打開其中一個抽屜。這個抽屜很重,好像裝了很多東西似的。抽屜被他慢慢拉了出來,他向抽屜裡看了一眼,只見抽屜裡躺著一個女孩,她臉色蒼白的沒有血色,眼睛睜得大大的,滿眼都是驚恐! 
  他忙鬆開抓著抽屜把手的手,向後退了一步。 
  他認識這個女孩! 
  他喘著粗氣。站了一會兒,他心情平靜了一點。莫非這是一個停屍間?他想。於是他開始試著拉開別的抽屜,他閉著眼睛,用了很小的勁,拉得很慢,但是這個抽屜很容易就拉開了,因為這一個抽屜很輕。他站了半天,才敢向抽屜裡看一眼,這個抽屜是空的!於是他又去拉另一個抽屜�� 
  現在這個房間所有的抽屜都拉開了,除了拐角最下邊那一個。奇怪,除了他拉開的第一個抽屜外,其餘的都是空的!他於是蹲下來,慢慢拉開最後那個抽屜。 
  這個抽屜很重,比第一個抽屜還重!他懷著無比的好奇,向最後一個抽屜看去!他看見了什麼?他渾身開始冒冷汗了。 
  他看見抽屜中躺著一個男人!那個男人頭上左右太陽穴橫著貫穿了一根鋼釬!他的頭骨全部被擠碎了,他的眼眶裡是空的,沒有眼球!可是,可是,他還是認出了這個頭骨都碎了,看不清臉的男人! 
  這個男人就是他自己! 
  一個寒顫,他從夢中驚醒過來。 
  原來是個夢!可是,他看著自己正在駕著車,他不由心裡奇怪,怎麼開著車都睡著了嗎?他不由又打了個寒顫,真是危險!好在他看見他的車還在公路上開。不能再打盹了,他給自己點了根煙,加大油門向前開去。 
  忽然,他看見一個黑影在雪亮的車頭燈照耀下一閃,他心裡打個突。這個黑影怎麼是飄著的?他想起剛才的惡夢,不由心裡更害怕了。就在這時,那個黑影又飄在了車頭前!他忙把油門加大到最高的速度,向前衝去。那個黑影已貼在了車窗玻璃上了,他看見一張蒼白的臉在黑影中浮出來,一雙眼睛睜得大大的,看著他,那雙眼睛裡滿是驚恐! 
  他不由摀住了雙眼!然後,他感覺到車子凌空飛了起來,好像向下墜去。他大叫起來。 
  他在被推醒的一瞬間,他還聽見自己象被割斷了喉嚨的公雞似的尖叫聲。 
  「怎麼?做惡夢啊?」阿王遞了一支煙給他,他接過煙,深深地吸了兩口,想著剛才做的怪異的夢,他在睡夢中居然還做另一個夢,真怪!他的手微微有點顫抖。隨著這兩口煙從他的鼻腔裡慢慢噴出,他平靜了一點。 
  MD,怎麼這麼背時背運?他一邊猛吸著煙,一邊靠在椅背上想著。 
  一年多前,他下了崗,於是老婆孩子一大家子就靠老婆那一點少得可憐的工資養活著。他沒有文憑,又沒有手藝,下了崗還能幹什麼?這時,阿王來找他了。阿王是老婆的弟弟,他倒沒下崗,不過和下崗也沒什麼分別,雖然在上班,工廠卻發不出工資來。 
  阿王勸他說:「活人不能讓尿憋死!」阿王說他們廠裡運輸隊的那班人全回家自己買車跑運輸了,聽說幹得好的全發了,一般的也比在工廠裡強。於是,在阿王的勸告下,他和阿王一起去學了駕駛,併合伙買了輛二手的大貨車。但是由於經驗不足,買回來的車三天兩頭壞,光修車就花了不少錢。後來兩人咬咬牙狠狠心,把車弄去大修了一次,車是修好了,只是兩人幾乎是傾家蕩產了。這錢,算算是可以買輛新車的。可是,這霉運還沒走完,前兩個月,兩人給人拉了一批貨,由於跑長途的經驗少,不想走在路上,那批貨讓人連偷帶搶弄去了一大半。回來只有賠錢給貨主,終於,借了一屁股的債,還清了貨主的貨物錢。可那名聲卻是壞了,從此那班老主顧都不找他們跑長途了。 
  兩個多月了,他們只是靠著一些小生意勉強撐著,連養車都有些困難。這一次好不容易才又有了一筆大的貨運,這次運的是鮮貨��桔子。由於春節臨近,貨主實在找不到車,這才雇了他倆人的車,臨出發前,貨主再三叮囑,這是鮮貨,可千萬別在路上耽擱! 
  倆人一路不休息,輪換著開車往回趕。 
  那天在經過某城市的過境公路裡,他把車開得飛快。反正每一輛車都是這樣飛快地開著的。正是太快了,他看見那個被小轎車撞飛的女孩子落在他車前時,他已來不及剎車了,那女孩子還勉力抬起身體,向他的車揮手,想叫他停一下。他猛踩剎車,但是車子還是從女孩子身上壓了過去,他感覺到車子在壓過女孩的時候那一下顛簸。 
  車子在壓過女孩後,車速慢了下來,他從倒車鏡中看到那倒在血中的女孩,她蒼白的臉和驚恐的雙眼。他頭腦一片空白,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他轉過頭又看看路上,那輛撞了女孩的小轎車已經不見了,其餘的車也都飛快地從那母女身邊駛過,沒有誰停下來。他壓住心頭的恐懼,一加油門向前開去。他注意到沒有路人看到他的車牌,僥倖的心理讓他加速而去。他不能停下,一停下他就完了。 
  「好點嗎?」阿王問他。 
  「哎,我做了個惡夢。」他又吸了一口煙,「我夢見我出了車禍,我還在停屍間看見了我的屍體,」他頓了一下,「頭上插了根鋼釬,眼珠子都沒了,頭骨粉碎的��」他自己想著又恐懼地抖了一下。 
  「別亂想了,那只是夢。」阿王安慰著他。 
  他歎口氣,「如果我真死了,你要幫我照顧你姐和小升��」他又狠狠吸了最後一口煙,將煙蒂向車窗外彈出去。 
  「我來開吧!」他對阿王說。 
  「你再歇會兒吧,你��」阿王猶豫了一下。 
  「還是我來吧,我精神正好呢,倒是你,一天帶大半夜沒歇了,太疲憊了。」 
  阿王想了一下,他說的不錯,於是和他換了座位,讓他駕車了。「你,小心點!」阿王小心地說了一句,就裹著油膩膩的棉襖閉上了眼。阿王困極了,一閉了眼就睡著了。 
阿王睡著了,他一個人睜大眼睛盯著黑黑的路面,把車開得飛快。他的腦海裡不斷出現那張蒼白的臉和那雙驚恐的眼睛,有時候,他甚至覺得那雙眼就在背後看著他,他要拚命地甩掉那雙讓人生寒的眼睛。 
  車子在路上飛快地跑著。忽然,他感到車子好像壓到了什麼,猛地一顛,他忙去踩剎車,那一時間,他心裡感覺怪異極了。於是他鬆了剎車,一加油門,更快地衝了過去。 
  就這一霎那的時間,他看見他的車燈照在了一塊大的牌子上,那牌子上寫著「危險!」兩個字。他猛地向右打車頭,然後,他看見車頭前一片白茫茫的顏色,整個車就向下墜去。 
  在車墜向下的一瞬間,他看見車頭燈光前照著一個飄著的黑影,那黑影裡浮著一張蒼白的面孔,還有一雙睜得大大的,驚恐的眼睛! 
  阿王慢慢睜開眼睛,他的四週一片雪白。 
  然後,有個穿白衣的女孩走過來看了他一眼,就叫著說:「他醒了!」再然後,一群穿白衣的人走進來,看著他。 
  有一個穿著白衣的男人走上前來問他:「你知道你叫什麼嗎?」 
  阿王的頭一陣陣痛,他想了一下,他終於想起來,原來,他和姐夫開的貨車出了車禍。 
  醫生和護士出去後,不一會兒,病房裡又走進來兩個穿警服的男人。兩人在阿王面前坐了下來。 
  阿王看了兩人一下,問:「我姐夫呢?」 
  兩個男人對望了一眼,其中一個對他說:「那個司機嗎?他��他死了。」 
  阿王心裡有點難過,但這一切好像是在預料中的,其實,他坐在副駕駛的位上,如果出車禍,死亡機率更大的應該是他,而不是他姐夫。 
  兩個交警問了阿王一些情況,又向他說了出事的地點的情況,那是一個向左的急轉彎,路的正前方和右邊是幾十丈高的懸崖,崖下是一條江,江邊上滿是石頭。因為那裡常出事,很多車子由於速度太快來不及轉彎,而向前衝下江崖,所以那裡還豎了塊牌子警告路人。但是阿王的車子卻不知為什麼會轉向右邊,從右邊衝下了江崖。 
  阿王看了出事的照片,照片裡的車子已成了一堆廢鐵,車裡的貨物散落在江邊的石頭上。駕駛室的一邊都撞偏了,擋風玻璃全碎了。阿王還看見他姐夫的屍體的照片,姐夫的頭骨全粉碎了,簡直認不出他來,他的太陽穴左右橫穿了一條鋼釬,眼窩裡沒有了眼球。 
  阿王想起他臨睡前,姐夫對他說的那個惡夢,他心裡一陣陣發寒。 
  那個交警向他解釋說:「由於鋼釬插進了死者的太陽穴,所以他的眼球被鋼釬硬擠出了眼窩,那個壓力真是很大,死者的眼球被擠得彈了出來,沾在了擋風玻璃上。」 
  阿王心裡一陣噁心,忍不住吐了起來。

  ( 中秋夜半歌聲 )
 

 


我很喜歡西井村家的蜂蜜滷味,因為西井村的滷味,滷的香、色澤又漂亮最棒的是每樣產品吃起來都好好吃,嚼勁又剛剛好不會太爛這家西井村蜂蜜滷味,老闆堅持不用醬油調味,選用我們台灣直產的龍眼花蜜做調味不惜成本,只想做出最棒最好的好滷味,很少可以找到這麼優的滷味一般吃到的滷味,都是靠許許多多的各式辛香料,還有中藥滷包去做調味滷出來的產品都會黑黑的,吃起來口味又偏重在這養生的時代裡,我覺得西井村的蜂蜜滷味很值得大家去品嚐看看 好吃滷味這裡買
吃過的朋友就會知道,那種蜂蜜的香搭配火喉控制的剛剛好做出來的滷味是多麼的讓人難以忘懷的好滋味推薦給大家我最愛的西井村蜂蜜滷味~~~招蜂引蝶的好滷味PS:等不及想要嚐看看的朋友們,現在不用跑到台南上網訂購,宅急便新鮮冷凍配送,很快就能送到你家唷


Design by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