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你的生活變得不一樣    讓你馬上賺大錢    互聯網自動重複收入
 
  讓你隨時隨地都有錢進帳,輕鬆分享任何資訊商品給朋友或其他人,只要有人透過你的分享而購買商品,你就可以獲得高達70%的回饋獎金。
你只要透過分享,就能賺取收入,而且,還可以得到更多。
現在你只要推薦人加入8AM8會員,他就會是你的推廣夥伴,替你持續的創造收入。
所以你的夥伴越多,創造的的收入也跟著越多。
當然你只要持續經營自己的夥伴規模,可想而知這是非常可觀且驚人的。
因為你不用做任何事情,就可以輕鬆賺取收入。
你很快就會發現,8AM8教你的是全世界最容易也最輕鬆的賺錢的方式,讓你創造源源不斷的收入。
 
影音Live秀    Mysex情趣用品    線上遊戲    台灣模特兒    成人情趣用品    美女俱樂部    情人聊天室
    金鑰USB ~* 如同鑰匙般將檔案加密上鎖並隱藏 *~
雙兒網假髮的款式可說是網路上最齊全的,要長就長要捲就捲各大的雜誌、髮型書、造型師、模特兒、新祕也都愛用雙兒網假髮~   
這裡可以買到
有一種美味~讓aya情不自盡的瘋狂愛上它~吃甜品蛋糕對aya來說就像是再談場甜蜜的戀愛一般~第一眼 是一見鍾情 接下來當然就是沉膩在其中的甜蜜滋味讓人既始在睡夢中也會夢見滿滿的幸福好滋味 !
>>>這裡可以買到


 

古屍�包子鋪

烏合鎮的名氣近幾年突然大了起來。原因好像有兩個:一是鎮郊區的荒地中接連發掘出明代古屍,一是小鎮上開了家特別風味的包子鋪。
  烏合鎮的包子鋪由一家林姓人家開的,名叫「包子林」。小店生意竟然出奇地好,吃了包子的人都好像著迷似的,過兩三天就要回來再吃。人們道:「天有鳳凰肉,地有包子林。」由此可見,包子林的影響是頗大的。
  鎮上建起了古屍展覽館,裡面陳列著18具古屍。都用玻璃罩罩著,古屍的皮肉早已經坍塌,眼窩深陷,但毛髮完好,皮膚雖失去水份但仍有色澤,並且依稀還能分辨出男女生殖器官。
  許多遊客如過江之鯽來到烏合鎮。品嚐包子,觀賞古屍,已經成了當地的一句旅遊宣傳口號。雖然聽起來總讓人感到到有點滑稽可笑,還帶著點黑色幽默的味道。
  我是縣城的一家小飯店的廚師,飯店生意清淡,經理讓我去烏合鎮弄懂「包子林」的配料。
  我沒有吃過包子林,但我知道做包子的常規配料。我做過蒸包、水煎包,也有十多年歷史了,包子的味道肉香、皮脆、面軟。包子林的味道是什麼樣子的呢?我想不出另外的味道。                  
  我坐著長途客車到了烏合鎮,車上的乘客大都是到烏合鎮旅遊觀光的,一路上有說有笑。客車到站時,天已經黑了下來,乘客們感到特殊的氣氛,瞬間都不說話了,默默地持續下車。
  烏合鎮經過了一天的喧嘩也已經沉寂下來,郊區的原野上秋天的莊稼正長得瘋狂,陣陣玉米吐蕊的甜絲絲的味道。空氣中傳來遼遠的歌聲,彷彿是《人鬼情未了》,悠揚的旋律可能是從遠處某家小飯館傳來的。我拿著提包踏著青石板走在烏合鎮的街道上,我先要找家小飯館吃晚飯。
  大街上人影稀少,可能是落雨的緣故。細細的雨絲隨風飄落,地面上水窪處泛著青光。好不容易碰到一個路人,我問他:「包子林怎麼走?」他隨手指指身後,然後沒有說話就急急走了,露出一絲詭笑。
  他笑什麼?為什麼不回答我呢?他是個啞巴嗎?後面還有多遠?我感到多少有些怪異。讓人更奇怪是,我提著沉重的提包走了很遠也沒有找到包子林,我幾乎把小鎮繞了一大圈了。大街上人影稀少,我的衣服已經濕透了,我不知道該往哪裡去,我咒罵著狗日的雨水和狗日的經理,這個時候來這裡真是倒霉。
  不遠處有燈光,我急走兩步趕了過去。原來是一家花圈店,店主是一位上了年紀的白髮老頭,他正在昏暗的燈光下糊花圈。
  我走進去的時候,他嘴裡正不停念叨:「活人死,死人活,花圈給你做綢羅;來又去,去又來,花圈給你做買賣��」我向他打招呼的時候,他支起耳朵抬臉向我,嚇了我一跳,原來他是個瞎眼老頭子,兩個眼球白花花的,怪嚇人的。
  我說:「老大爺啊,你眼睛不好使,怎麼還點燈啊?」
  老頭說:「我看不見沒關係,是為了招攬顧客,要不誰會這麼晚光顧我的花圈店啊。」
  我說:「老大爺,我不是來買花圈的,我是向你打聽個地方��包子林。」
  老頭說:「聽說過,沒去過。」
  我感到迷惑了,這麼個小鎮,就包子林和明代古屍兩大招牌,他怎麼會沒有去過呢?
  「那麼明代古屍陳列館你去過嗎?」
  老頭說:「也沒有,我眼睛不行了。另外我的牙全掉光了,根本吃不下包子了。」
  說完,老頭把嘴張開,朝向我,露出光滑的牙床和發黑的牙根。言談之間我發現,老頭對於小鎮的歷史還是很熟悉的,我決定留下來,側面打聽一下包子林的事。
  老頭說,五年前,林老闆一家來到鎮上。兩口子年紀四十多歲,帶上一對小兒女,來到烏合鎮開包子鋪,因為是外地人,所以生意也很一般。
  有一天傍晚,鎮上派出所的所長偶爾路過包子鋪,就買了幾個包子充飢。吃了一口後就吐了出來,大罵說,包子怎麼能這麼做呢。林老闆店裡沒有去過大官,所長的話就是金口玉言了,林老闆嚇得很,就連忙賠不是。聽說後來所長給他指點了一兩下,哎!別說還真靈,包子立馬就換了種味道,那種味道我沒有吃過,但聽別人說過,簡直叫絕,香噴噴的,油花花的,暄騰騰的,比年輕姑娘水靈多了,吃了的都說好,這不就成名牌了。
  我問:「大爺,你知道那所長說的什麼高招嗎?」
  老頭擺擺手說:「我要知道我就不在這裡賣花圈了,呵呵��所長大人,那是見過世面的人,明白事理當然比我們多了,他啊,後來就喜歡上了包子林的包子,他喜歡吃的當然是好東西了!」
  看來包子林的配料至今仍然是保密的,我感到十分沮喪,停頓了一下,我說:「那包子林在什麼地方呢?我怎麼找不到啊?」
  老頭說:「包子林不在鎮上。」
  「不在鎮上?」
  「是啊,它在郊區西北角的荒地上,不過有出租摩托車的可以帶你到那裡。那裡蓋了兩層小樓,很洋氣的,以前只是幾間破房子,看看這發財的,真是。」
  「西北角的荒地?那裡不是有明代古屍展覽館嗎?」
  「是啊,鎮領導把兩個地方湊一起,方便旅遊啊,這幾年來的人越來越多了。」
  離開花圈店後,我向小鎮西北角走去。天太晚了,又下著雨,所以連輛「摩的」的影子也沒有看到。我只好在小鎮上找了一家廉價的旅館先住下,打算第二天去探訪包子林,順路去看看古屍陳列館。                  
  第二天,我一大早就去了包子林。早晨,這家小旅館生意依然紅火,老遠就能聞到包子的清香。果然,這味道有些特別,我聞到了花椒、茴香、和撲鼻的肉香,但是裡面還有一種香,我沉思了半天也沒有分辨出來。
  一樓的餐廳裡坐滿了人,從食客的穿著打扮看大都不是本地人,吆喝聲此起彼伏,食客們大口大口地吃著包子,喝著稀粥,夾著小鹹菜絲,樣子可愛極了。
  林老闆長的胖乎乎的,像個彌勒佛,笑容可掬。我選了一個位置坐了下來,要了一盤包子和一碗稀粥。包子端上來了,果然是上品,無論是色、香、味、形,都讓人感到舒服。還沒有吃就已經流口水了。
  我用筷子把一個皺褶處流油的包子撕開,裡面竄出一股白氣,露出肉紅的韭菜餡。不出所料,裡面有粉碎的花椒面,有茴香粉的味道,肉是上等的五花肉攪制的,香而不膩。
  我夾了一個放進嘴裡,細細嚼來,感覺回味無窮。我正詫異林老闆的高妙,忽然感到嘴裡一咯登,吐出來一看是條肉絲。這條肉絲顏色鮮紅,質地筋硬,憑我十多年從業經驗判斷,這絕對不是豬肉,不過有點像掛在廚房裡的臘肉。
  我把這小塊肉悄悄收了起來,也許這裡面就藏著包子林配方的秘密。這時候,一位長著一雙豆雞眼的食客突然嚷起來:「林老闆,你看!這什麼東斯?」,豆雞眼的門牙掉了一個,說話哧哧漏氣,「東西」被讀讀成「東斯」。我回頭看到他拿著一小塊半透明的東西正比畫呢,看樣子像半塊指甲。林老闆滿臉堆笑地走過去說:「罪過!罪過!這是廚子上不注意,得罪了,這位爺。來,小二,換一盤!」林老闆回頭喚服務員。豆雞眼嘴裡嘟囔著,又慢騰騰地坐了下來。
  我感到一絲反胃,於是瞪大了眼睛吃,幸好沒有發現什麼可疑的東西,吃飽的味道好極了。
  過了一會子,豆雞眼又大呼小叫起來,這次他手裡捏的是一枚古代銅錢,歡樂寫在他的臉上,他的口水止不住地從嘴角流了下來,小眼睛瞇成了一條線。
  旁邊的食客都面露羨慕之色,林老闆走過來笑著說,這位爺,恭喜你啊,吃到了金餅,以後再來吃就不用花錢啦!我向旁邊的食客打聽,原來包子裡面夾帶銅錢很少,林老闆許諾反吃到銅板者以後吃包子一律免費,十天半月不知道能否碰上一回呢,怪不得豆雞眼這麼高興。                  
我在包子林旁邊的一家小旅館住了下來。
  可能是喝冷水太多的緣故,我半夜感到肚子裡不舒服,就下床去廁所。
  我在陰暗的走廊裡走了幾遍,沒有找到廁所。小旅館的服務員已經睡覺,我只好溜躂下樓梯,在野外隨便解決了事。
  天空還沒有放晴,雨停住了,但烏雲仍然大塊大塊地在天上搬家。我蹲在草叢中,忍受著拉稀之痛。
  突然,我看到一個黑影從小旅館裡出來,慢慢朝包子鋪走去。
  四周漆黑一片,根本看不清那人的面目。到底是誰呢?半夜去包子鋪坐什麼呢?
  我感到有些詫異,就急忙擦乾屁股,追了上去。
  黑影走的特別慢,一步一停,身體僵直。我屏息躡步,心裡嚇得直撲騰。
  包子鋪的店舖前掛著一盞煤油燈,微風把燈箱吹的直晃悠。藉著微弱的燈光,我看清楚了那人的面龐:削瘦的面孔,高高的顴骨,額頭前幾綹彎曲的頭髮,那不是豆雞眼嗎?我心裡倒吸了一口冷氣。
  豆雞眼好像是在夢遊,他的雙手緊緊夾在肋部,雙腳像被人牽引似的往前走。我看到他,慢慢上了包子鋪的二樓,那裡是包子鋪的廚房。
  廚房的門沒有關,豆雞眼推開後閃了進去,我隱約看到裡面好像還坐著個人。
  我蟄伏在包子鋪下的草叢裡,沒有跟上去。我害怕極了,我不知道裡面發生什麼事情。只聽見有喀嚓喀嚓得剁骨頭的聲音。很快,聲響變得小了,只隱約聽到彷彿肉塊往板子上放的聲音和骨碌骨碌的喝水聲。也可能什麼聲響都沒有,一切都是我的幻覺。
  我呆了半個多小時,沒有見豆雞眼下來,肚子還在翻江倒海地鬧,我只好倉促撤退。
  第二天,我沒有見到豆雞眼。
我想把奇怪的事情告訴經理,就給他打電話,經理迫不及待地問我:「怎麼樣?弄到配方沒有?」
  我說:「配方還沒有。他們實行包子夾銅錢,吃到有獎的促銷方式。」
  經理打斷了我的話:「不要說了,我要的是配方!懂不懂?!」
  我說:「配方和我們的差不多��我想告訴另外奇怪的事情。」
  隨後我把晚上看到的事情講給經理聽,他聽了一半就不耐煩了:「廢話少說,我管他什麼豆雞眼,豆鴨眼。你閒事少管,繼續再調查,弄不到配方就別幹了!」
  經理掛斷了電話,我知道他最後一句話的意思。
  天氣放晴了,我百無聊賴地走下旅館,來到包子林就餐,偶然聽說一個消息:古屍陳列館又有了新的標本,據說是從第101號古墓挖掘出來的。人們邊吃邊談,興致很高。
  我決定去古屍陳列館看看。別管什麼配方的破事了,人總要休息一下嘛。
  古屍陳列館離包子林不遠,步行十分鐘就到了。來觀看的遊客還不少,光是陳列館前的宣傳招牌就夠糝人的:千年古屍萬種風情。旁邊畫著一幅古屍的站像,手足瘦如柴,面目可憎。
  我隨著人流走進古屍陳列館,裡面光線昏暗,古屍安靜地躺在玻璃罩下面,雖然皮肉乾癟,但毛髮清晰可見。骨骼雖經時間消磨,但仍然顯得健壯有力。古屍彷彿與現代人不是千年相隔,而是在睡夢中,隨時都可能從玻璃罩裡面一躍而起。
  我走到新發掘的101號古屍面前,這具男性古屍我總感覺比較怪。古屍高高的顴骨,雙眼已經深深凹陷進去,薄薄的眼皮支離破碎,身上的皮膚已經所剩無幾,但骨頭卻是出奇地慘白。遊客們開始對古屍男性生殖器官評價起來,我並不關心這些,我的心忽然像被什麼東西捶了一下,下沉的很厲害。我想起來了,他很像失蹤的豆雞眼。他探起身子,從玻璃罩上方往下看,我驚訝得幾乎失聲叫出來:古屍果然缺失了一顆門牙!
我記不清是如何離開古屍陳列館的了。
  我只是在心底感到無比的恐懼。豆雞眼為什麼要走進包子鋪的廚房,他又是如何被偽裝成古屍的,到底是什麼人在其中作怪,這些問題擠壓著我,使我不能呼吸。我決定向警方報警,讓正義的人們來揭開真相。
  我走進了鎮上的派出所。當我向警員匯報時,所長正在旁邊,我說:「我有一個重要的線索舉報,我懷疑包子鋪��」所長對此很感興趣,他將我領進了他的辦公室。
  我把我看到的疑點向他做了詳細的描述,我最後說,我不敢肯定豆雞眼就是那具古屍,但我相信其中必定埋藏著巨大的陰謀。
  所長的眼中放射出鷹隼一樣的目光,他握住我的手說:「很好,很好。感謝你提供這麼重要的線索。」他挺著大肚子在房間裡來回踱步,過了一會兒他對我說,「希望你能配合警方行動,今晚進包子鋪廚房,最好在半夜子時,我會派警員保護你。」
  我大致聽懂了他的意思,但是我害怕去那裡,我不知道裡面會發生什麼事情。所長從抽屜裡拿出一把手槍,並且當面給我裝上了子彈,他說:「你用這個防身,不用怕。」
  我多少感到一些鎮定。
中午,我去包子鋪吃包子,老闆特別熱情,一點異樣都沒有。我的心忐忑不安,我盤算著晚上如何行動。
  忽然,我也感到嘴裡咯噠一聲響,拿出來一看是個銅板。我連忙把嘴裡的肉餡吐了出來,我感到十分噁心。
  這時候,林老闆過來了,他拍掌大笑:「祝賀這位小兄弟,他有福了!」旁邊的食客也很羨慕,但我卻感到頭皮發麻,我臉上苦笑著,心裡飛速地算計著。這裡面到底有什麼陰謀。我想起了豆雞眼,他就是因為吃了銅板才夜進廚房的。
  到了晚上,我在床上翻來覆去根本睡不著,槍就放在我的枕頭邊,我不知道如何應付接下來發生的一切。
  派出所所長的話讓我有些不理解,為什麼非要深更半夜去呢?到底該怎麼去呢?他沒有告訴我,進入廚房我想了好多種方式,衝上去或者後牆爬上去,但都覺不妥。
  後來我想起來了,我學豆雞眼那樣,慢慢走上去,也不會引起別人的懷疑。
  主意定了,我翻身下床。出旅館後我就把身子挺得僵直,一步一頓向包子鋪走去。
  今夜無月,包子鋪的燈在微風中搖擺。我慢慢走上包子鋪樓梯,向二樓廚房走去。
  門被我推開了,胖胖的林老闆背我而坐。
  「來了?」他問。
  「來了。」我說。
  「來了就躺下吧,」林老闆轉過身來,我看到他的眼裡露出邪惡的光。
  「什麼躺下?」我不知道他在說什麼。
  「你已經中了我的蠱藥,現在毒性發作,只有躺在這個案板上,讓我給你治療了。」林老闆露出微笑。
  「蠱藥?毒性?」我的腦子裡飛速旋轉,我想起來了,肯定是那帶銅板的包子裡面有毒,幸虧我及時吐掉,否則的話也會任他擺佈。
  我摸了摸腰下的槍,還在。我不怕他,我假裝中毒好了。我慢騰騰躺在案板上,看著林老闆的舉動。我看到他轉身走開,拿了一個針頭和塑料管子過來,我不知道他要做什麼。
  「現在是不是感到頭暈?」
  我說:「是。」
  「放放血就好了,不要亂動啊。」
  「慢,抽血前,我想問問你,你們的包子為什麼這麼香啊?」
  「是嗎?天下什麼肉最香啊?哈哈,當然是人肉了。」
  「啊?你用人肉做餡?」
  「是啊,凡是吃了人肉包子的,一輩子就再也不會忘記。你吃別人的,別人吃你的啊。」
  我忽然拔出手槍,指著林老闆的頭說:「你死到臨頭了。」
  「是嗎?」林老闆一點都不躲避,「有本事你就打啊。」「你殺人謀生,做的黑店生意,罪該萬死,」
  「不要說這麼懸乎,你不是也吃了豆雞眼的肉嗎?」
  我現在忽然明白了,先前的一切事情在我腦海裡串了起來,我終於明白豆雞眼的死,也明白了古屍陳列館的秘密。
  「古屍陳列館也是你��」我從案板上坐了起來。
  「當然了,沒有它們,誰會來這地方啊。陳死人的血和肉最筋道了,一點都不能浪費啊。」
  林老闆操起了砍刀,我不能再等了,果斷扣動扳機,但是手槍沒有響,我又連扣了好幾下,都是臭彈。
  林老闆的菜刀已經迎面砍來,我翻身下案板,想起了派出所所長的話,大呼:「警員,你們快出來
林老闆刀刀緊逼,我的衣服都被劃了條大口子,鮮血滲了出來,我聲嘶力竭地呼喊,但沒有人出來。最後,林老闆把我逼到一個角落裡,我絕望地跪在地上喊道:「所長啊,我來了,你在哪裡啊?」
  林老闆笑了起來,「你不是想見所長嗎,好啊,所長,你出來,讓這小子見識見識。」
  廚房的一個偏門打開了,走出一個人來,正是所長,手裡拿著一袋鮮血,正用吸管吮吸著。
  「所長,你��」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小子,你吃了包子還不過癮是不是?我這鎮上又不是沒死過人,還用你舉報嗎?十個八個都很正常,要不你們這些人吃什麼啊,我們吃什麼啊。哈哈��」所長惡狠狠地邊說邊笑,林老闆也笑了起來,廚房裡傳來半夜鬼聲。
  「求求你們,饒了我吧!」
  「饒了你,我們生意怎麼做?老林,怎麼還不動手,我還等著喝鮮血呢?」
  「所長你別急,這小子毒性還沒有全部發作,過一會就全身發軟,乖乖聽我擺佈了。」
  我知道自己大難臨頭了,我撞開林老闆,背部挨了一刀,打開另外一間房門,關死門閂。我環視房內,發現懸掛著好幾具屍體,都是開膛破肉的、殘腿斷臂的,有的皮膚已經乾癟,像古屍一樣。
  林老闆在外面用力踹門,所長用槍把門打穿了好幾個洞。我知道無路可逃,就從高高的二樓窗戶處跳了下去,然後在黑夜裡拚命奔跑。
  身後傳來狗吠聲,和雜亂的腳步聲。
  我順著亂草叢奔跑,奔跑。
  我看到路口有警車開過,我聽到所長訓話「一定把這個殺人犯找出來,拒捕就槍斃他。」
  我蜷縮在草叢裡不敢動,慢慢睡著了。
  第二天,我看到路上還有好多人去烏和鎮,去吃包子林,去看古屍。
  我只想回家。
  太陽刺眼地熱。四周全是可疑的人,他們的眼神都像釘子一樣,想要把人吃下去。
  我不知道向哪裡去,路口佈滿警哨。
  我又累又餓,白花花的太陽照著我。
  我做了一個夢,彷彿看到我逃出去了。我見到了經理,很坦然地接收解雇的命運,我沒有告訴他包子林的秘密,這是一筆財富。我回到了我的老家,重新開了家包子鋪,做著和林老闆一樣的勾當。我將豆雞眼包肉,把林老闆包肉,把派出所所長包肉,把我看不順眼的人都包了肉,人肉當然香了,誰不愛吃啊。我成了大款,我有錢了。誰見了我不低眉順眼啊,哈哈。
  忽然我夢到了所長,他用吃剩下的包子打我,包子出奇地硬,我看見裡面露著骨頭茬。
  夢醒了,我看到面前站著一個人,是所長。他用槍敲打著我的腦袋,見我睜開眼說:「小子,該醒醒了,上路吧。」

  ( 哭魂狗 )
 

 


我很喜歡西井村家的蜂蜜滷味,因為西井村的滷味,滷的香、色澤又漂亮最棒的是每樣產品吃起來都好好吃,嚼勁又剛剛好不會太爛這家西井村蜂蜜滷味,老闆堅持不用醬油調味,選用我們台灣直產的龍眼花蜜做調味不惜成本,只想做出最棒最好的好滷味,很少可以找到這麼優的滷味一般吃到的滷味,都是靠許許多多的各式辛香料,還有中藥滷包去做調味滷出來的產品都會黑黑的,吃起來口味又偏重在這養生的時代裡,我覺得西井村的蜂蜜滷味很值得大家去品嚐看看 好吃滷味這裡買
吃過的朋友就會知道,那種蜂蜜的香搭配火喉控制的剛剛好做出來的滷味是多麼的讓人難以忘懷的好滋味推薦給大家我最愛的西井村蜂蜜滷味~~~招蜂引蝶的好滷味PS:等不及想要嚐看看的朋友們,現在不用跑到台南上網訂購,宅急便新鮮冷凍配送,很快就能送到你家唷


Design by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