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你的生活變得不一樣    讓你馬上賺大錢    互聯網自動重複收入
 
  讓你隨時隨地都有錢進帳,輕鬆分享任何資訊商品給朋友或其他人,只要有人透過你的分享而購買商品,你就可以獲得高達70%的回饋獎金。
你只要透過分享,就能賺取收入,而且,還可以得到更多。
現在你只要推薦人加入8AM8會員,他就會是你的推廣夥伴,替你持續的創造收入。
所以你的夥伴越多,創造的的收入也跟著越多。
當然你只要持續經營自己的夥伴規模,可想而知這是非常可觀且驚人的。
因為你不用做任何事情,就可以輕鬆賺取收入。
你很快就會發現,8AM8教你的是全世界最容易也最輕鬆的賺錢的方式,讓你創造源源不斷的收入。
 
影音Live秀    Mysex情趣用品    線上遊戲    台灣模特兒    成人情趣用品    美女俱樂部    情人聊天室
    金鑰USB ~* 如同鑰匙般將檔案加密上鎖並隱藏 *~
雙兒網假髮的款式可說是網路上最齊全的,要長就長要捲就捲各大的雜誌、髮型書、造型師、模特兒、新祕也都愛用雙兒網假髮~   
這裡可以買到
有一種美味~讓aya情不自盡的瘋狂愛上它~吃甜品蛋糕對aya來說就像是再談場甜蜜的戀愛一般~第一眼 是一見鍾情 接下來當然就是沉膩在其中的甜蜜滋味讓人既始在睡夢中也會夢見滿滿的幸福好滋味 !
>>>這裡可以買到


 

千萬不要扒蛇皮

那時我上初三,夏天放暑假,我到奶奶家玩,當時正是中午,突然小叔在外面喊「快來看,我抓住了一條大蛇,大家聞聲奔了出去,看見小叔用木棍壓住了一條長月1米多的蛇,蛇身呈黃褐色,三角腦袋還吐著信子,兩隻濁綠的眼睛怨恨的盯著眾人,很恐怖!奶奶讓小叔把蛇放了,並讓大家都回去不要看。我由於好奇就沒回去,小叔陽奉陰違,不但沒放還把蛇頭敲碎了,當時我不懂事,還跟小叔要蛇皮,小叔爽快的答應了,還告訴我用肥皂水洗一洗除腥,免得招蛇上身。記得當時把蛇皮纏在頭上好神氣,覺得自己像個英雄似的,殊不知禍事就要臨頭。從奶奶家回來,就感覺身上熱得像著火似的,媽媽說是發燒了,吃了兩片退燒藥感覺好點了.可到了晚上又開始折騰起來,輾轉反覆睡不著,好不容易睡著了,就做起了惡夢,夢裡有個人,渾身是血,看不到一塊完整的皮膚,向我伸出血淋淋的雙手,嘴裡叫著皮��皮��給我,給我」
  說著就掐住了我的脖子,我張開雙臂揮舞著,想說放開我,卻發不出聲,「小二,醒醒,醒醒,怎麼了,做惡夢了啊?這麼大聲!媽媽把我叫醒了,我發現汗水已經濕透了我的襯衣,「臉色這麼差,明天上醫院看看吧」我一邊應承著一邊考慮是不是該把這件事告訴家人,也許就是個夢罷了。第二天去醫院,醫生說是受寒了,打了一劑退燒針後,又開了兩副中藥,說是回去休息休息就沒事了,父母放心了,可我還是有點忐忑。下午家人都上班了,我一人在家,呆著沒勁,就出去找鄰居小朋友玩,直到肚子餓了才想到回家去弄點吃的,當我把鑰匙插進鎖孔輕輕轉動的一剎那,我猛地抖了一下,門竟然沒有鎖,怎麼會呢,我走的時候為了測試一下鎖沒鎖上,還特意拽了幾下呢,怎麼會妹鎖呢,我當時第一反映就是進賊了,不會吧,我們這片居住區可是相當安全的啊,怎麼偏偏讓我們家遇上了,真倒霉!我該怎麼辦,怎麼辦,自己肯定不行,趕緊去找鄰居,為防止賊跑掉,我又悄悄地在外面把門反鎖上了,窗戶都上了鐵欄杆,看你往那跑,哼~~~於是我就飛快的敲開了鄰居的門,好幾位叔叔伯伯一聽立刻義憤填膺,「好小子,趕來我們區踩點,不要命了」,紛紛摩拳擦掌,準備來個甕中捉鱉。一干人隨我來到了家門口,迅速的打開了門,大家一起擁了進去,幾個房間的門被挨個撞開,每一個角落搜遍,大家得出一致結論:賊跑了。可是奇怪的是門被反鎖,窗戶完好,賊怎麼跑的呢?難道根本沒有賊,可是屋子被翻得好亂,所有的抽屜、櫃蓋,盒子凡是能放東西的地方都被來了個底朝天,唯一的解釋就是賊在我發現之前已經溜了,tnnd,真可恨!「小二,看看家裡丟什麼了,咱們好報警」還是鄰居的張伯夠冷靜,我仔細的查點著,存折,家電,衣物,結果令我大吃一驚,東西雖然翻得很亂,可是什麼都沒有丟,就連抽屜裡放的500多塊錢,都被翻出來散落在地上,竟然一張都不少,我呆住了,大家也面面相覷,這個賊到底所為何物!「小二,真的沒丟東西嗎,有沒有什麼重要的東西丟了?賊不可能無緣無故光臨的!」「沒什麼啊,我們家也沒什麼不菲古董,也沒有什麼秘密文件阿?」我小聲嘀咕著「要不我給爸媽打個電話吧,讓他們回來看看」「也好,那我們先回去了,你要有什麼事再找我們吧」「好,謝謝各位叔伯」接到我的電話,爸爸媽媽火速趕了回來,全家有事好一頓盤點,最後確定,東西一樣都沒有少。「謝天謝地」媽媽合手拜天地,爸爸卻掏出了一支煙點燃,猛吸了幾口後說還不知道是好是壞呢,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以後小心著點吧大家默然了,突然我覺得胸口好一陣難受,然後又好一頓噁心,可是卻什麼也吐不出來,媽媽以為我被嚇著了,拍拍我的後背說,沒事DE!殊不知禍事才剛剛開始!
  是夜,噁心的感覺總算平復下來了,可是又開始鬧肚子,上了好幾遍廁所,拉出來的大便都是青色的,最後一次從廁所出來幾乎連提褲子的力氣都沒了,mmd,今天也沒吃錯什麼東西啊,這麼玩下去非掛了我不可。抬頭看了一眼石英鐘,11:50,靠,都這麼晚了啊。哎,爸媽的房間怎麼還亮著燈呢,明天不用上班嗎?哦對了,明天大禮拜嗎!一邊想著,我一邊一步一晃的走向自己的房間,突然,我聽到一陣輕微而又富有節奏的敲門聲,咚咚咚��咚咚咚��,誰呀,這個時候了還敲門擾人清夢啊,我一面小聲的發著嘮騷,一面想著會是誰,咚咚咚��咚咚咚��,敲門聲還是那樣不急不促,「來了來了,你是誰?」我大聲問著,伸手去摁走廊燈得開關,可連扳了好幾下,燈卻沒亮,該死的,昨天還好好的啊,今天什麼日子阿這麼倒霉,我們家今天沒人踩狗屎吧!沒辦法我只好打開了客廳裡得壁燈,雖然很暗,可是看清人總沒問題。「是我,開門吧」門外的聲音很低沉而略顯蒼老,好像對門的牟大爺。「您是牟大爺嗎,這麼晚了有什麼事嗎?」由於不是很把握,我沒有把門打開,門外一陣寂靜過後,更加蒼老的聲音響起有樣東西落在你們這,我要把它帶走!」「什麼東西啊,不能等明天嗎?要不我幫你拿吧。」「不行,那東西很重要,必須我親自來拿。」這老頭真固執,我服了,回頭看了一眼鐘,時針分針齊齊的指向12點,父母房間的燈也不知道什麼時候熄滅了,趕緊打發了這老頭,好去睡覺吧,我伸手拉開了防盜門的開關(那是我平生所做的最後悔最愚蠢的事),門緩緩的無聲無息的打開了,就在那一刻,我感覺到一種天旋地轉的噁心,胃裡好一陣翻江倒海,劇烈的程度甚於白天好多倍,我一手抵住胃,一手掐住嗓子,張著嘴,顧不得口水順著嘴角滴答滴答得落在地上,直感覺嗓子鹹鹹的,彷彿流出去的不是口水而是鮮紅鮮紅的血,與此同時一股好濃好濃的腥臭味自門外撲鼻而來,我睜大了眼睛盯住了門外那個一點一點呈現在壁燈下的人,那個絕對不可能是牟大爺的人,一襲黑色的風衣從上貫下,那麼黑,似乎由漆黑的夜色凝聚而成,看不到臉,大大的連衣帽遮住了一切,不知道為什麼,我當時就感覺在這不合身的著裝之下,空空蕩蕩的什麼都沒有。噁心加恐懼讓我的聲音顫抖得就像寒風的落葉,「你你你��是誰啊,要找什麼東西阿?」空洞的,不知從何處飄來的聲音,不再顯得蒼老緩慢,尖銳急促的彷彿貓的爪子在用力的撓著鐵門,「把衣服還給我,把衣服還給我��」這個怪聲好像在那裡聽過,啊~~ 我整個人僵住了,不就是我昨天夢裡聽到的那個聲音嗎!巨大的恐懼幾乎讓我的聲音分貝提高了好幾個數量級,「什麼衣服,我們這沒有,你到底是誰!」「我白天來找過,沒有找到,我想你應該知道,就來找你了,把我的衣服藏到哪去了,快說!」「你你你就是白天那個賊��」「賊不是我,是你!還我衣服來,還我的衣服��」聲音更加尖促了,彷彿隨時準備撲過來,我怕極了,喊道:「誰拿你衣服了,你血口噴人,你個瘋子,快滾開!」說著我就要去把門關上,這時候,平空伸過來一隻手抓住了我的胳膊,一隻完全沒有肉感沒有溫度宛若從地獄深處伸出來的手,抓得那麼用力,我立刻痛徹骨髓,「放開我,你這個瘋子。」「看來有必要讓你明白一件事了」陌生人說著,撩起了身上的風衣,天哪!那下面根本就不是人的身體,長長的肉乎乎的竟然是蛇的身體,更恐怖的是這個蛇體上竟然沒有皮,白色的肉身上鮮血淋淋,還順著光滑的肉身往下流,並不住的滴落到地上濺起朵朵血花,「還記得那條蛇皮嗎,還給我,還給我��」只記得當時蛇皮沒有還給他,只還了一個白眼,我暈過去了。
  模模糊糊感覺耳邊有人叫著自己的小名,「小二、小二��」費了好大力氣把眼睛睜開,爸爸,媽媽坐在我的旁邊,關懷的眼神不溢言表,早晨的陽光已經灑了進來,好像失去了往日的柔和顯得那麼蒼白刺眼,看到我醒過來,媽媽趕忙關切的問,「小二,你昨天怎麼了,睡毛了吧?」「媽媽,昨天晚上那個賊又來了。」「賊,不會吧,我們怎麼不知道,你胡說什麼啊!」媽媽一副懷疑的樣子,我知道該把這件事告訴父母了,我剛要說卻被爸爸打斷了,「什麼賊啊,我看你是夢遊還沒醒過來吧?」「誰夢遊啊,昨天晚上12點有人敲門你們都沒聽見嗎?」我辯解著,「孩子,你昨天真夢遊了。」媽媽強調了一遍,沒等我再次辯解,接著說道:「你昨天晚上頻繁上廁所,我和你爸起來給你找藥,等我們找到藥想給你吃的時候,看到你的眼睛直直的盯向門外,並且伸手去開門,你爸問你到哪去,你卻說了一句,你是誰!當時我們就知道你是夢遊了,看到你把門打開要往外走,你爸一手抓住了你,你大叫著放開我��就睡過去了。」什麼,昨天晚上我真的夢遊了,看著爸爸媽媽那不容置疑的延伸,我開始回想昨夜發生的一切,看來我真的實在夢遊,要不昨天晚上我喊得那麼大聲,爸媽怎麼還能不出來呢,那麼蛇皮事件用不用說呢,我再一次迷惑了。
解剖刀劃過時,屍體會不會覺得疼
在沒有轉行做藥品銷售經理之前,我曾是醫學院的一名解剖學講師。
我轉行,並不是我在這一行幹得不好,事實上,我的課上得相當出色,如果我沒有放棄,我想現在大概可以升到了副教授的位置上。
迫使我離開大學講台的是心理因素,因為,我討厭死人,懼怕死人。那是一種深不可測的恐懼,就像一枚會流動的寒針,從你的腳底心鑽入,通過血液循環在你的體內遊走,你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到達心臟,可能是半年,可能是一個月,也可能是一分鐘。同樣,我不知道它什麼時候會再來,但我感覺,它離我不遠,它還在某處窺視著我,隨時等著殺我。
事情還得從三年前的一堂解剖課談起,對於學生來說,也許這節課是他們一生中最難忘的一課,因為第一次現場全屍解剖總是給人極其強烈的印象,我已經強調要做好心理準備,但還是有人嘔吐了,在之後的三天內,很少有人去XX買肉食,特別是炒豬肝之類的葷菜。 這次的屍體是一名年輕女性,這在醫學院是個異數,因為屍體的奇缺已經成了各大醫學院校共同的難題,得到的屍體大多是年老病死的,器官都已衰竭。就算這樣,全屍解剖課常常還是一推再推。因為按地方的習慣,既使病人生前有志願獻身醫學事業,死者的兒女也往往不允許,認為是褻瀆了死者。所以,每一具屍體都是一次難得的實習機會,年輕新鮮的更是極其珍貴。
女屍靜靜地躺在解剖台上,課開始之前,屍體上一直蓋著白布,我照慣例向學生講了注意事項,以及屍解在醫學上的重要性,最後要求他們以崇高尊敬的態度來看待屍體。學生們的眼光既好奇又有點恐懼,但誰也沒出聲,像是等著一個極其嚴肅的時刻。
白布掀開了,學生中間發出幾聲輕微的唏噓聲。這是一具很年輕的女屍,大概只有二十五六歲,聽說生前是一名秘書,因為感情問題而割腕自殺,她的朋友從她的遺物裡翻出一張捐獻遺體的志願書,是學生時代填寫的。年輕人一般很少會考慮這類事情,她為什麼會有這種志願?也許永遠是個謎。
她並不是一個很美麗的女人,眼眶有點下陷,可能在她生前的一段時間承受了很大的壓力。她閉著眼睛,神態很安詳,就像熟睡了,完全沒有一般屍體僵硬的死相,也許死對她來說真是一種解脫。
學生們都睜大眼睛盯著解剖刀,我凝了凝神,終於把刀片用力向下劃去,鋒利的解剖刀幾乎沒有碰到什麼阻力,就到了她的小腹部,就像拉開了鏈子,我們可以清晰地聽見解剖刀劃破皮肉時那種輕微麻利的滋滋聲,由於體腔內的壓力,劃開的皮膚和紫紅的肌肉馬上自動地向兩邊翻開,她原先結實的乳房掛向身體的兩側,連同皮膚變得很鬆弛,用固定器拉開皮膚和肌肉後,內臟完整地展現在我們面前,到了這個步驟,我已經忘記了面前的屍體是個什麼樣的人,其實這已經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怎麼讓學生牢牢記住人體的結構,這將對他們以後的行醫生涯產生深遠的影響。
內臟器官被一件件地取出來,向學生們詳細地講解,剖開後,又講解結構。內臟完全被取出後,那具女屍只剩下一個紅紅的體腔。
課上得很順利,雖然有幾名學生難受得臉色發青,幾乎所有的人都有些反胃,但他們還是經受住了考驗,並不虛此行。
學生們離開後,解剖示範室只剩下我一個人,白色的燈光強烈地照在解剖台上,反射出刺目的光芒,我開始把取出的內臟一件件安置回原先的位置,然後用線一層層把肌膚縫回原樣。
學校的大鐘重重地敲了五下,我把蓋在女屍臉上的方巾取下,這時候,恐怖的事情發生了!那個女屍猛然睜開了眼睛,惡狠狠地看著我,嚇得我差點跌倒在地上。
我戰戰兢兢地站起身,發現並不是幻覺,她睜大著圓滾滾的眼睛,盯著天花板,神態也不似剛才般安詳,而是一臉怒容。
但她確實是死的,我壯了壯膽,上去仔細地檢查了一番,終於找出了合理的解釋,也許是生物電的原因,是解剖的過程引發了某種生物電的神經反射。
我把她的眼合上,把白布蓋了回去,出瞭解剖室。
之後的幾天,女屍的眼睛一直在我的腦中晃動,我並不是一個靈異論者,但不知為什麼,那雙眼睛就像幽靈一樣纏著我,我總是想著她為什麼會在這時候睜開眼睛,而且,那眼神,我後來回想起來,彷彿傳達著某種信息,並不完全像死人空洞的眼神。
三天後,我瞭解到那具女屍已經火化掉,骨灰由她的父母帶回了遠方的家鄉。
一年過去了,我似乎已經忘掉了這件事情,在這期間,我交上了一個女朋友。
我們是在一個雨夜認識的,那晚我從學校開完會回家,雨下得很大,路上沒有一個人,一時間又叫不到出租,只得打著雨傘獨自趕路。走著走著,我忽然發覺身後多了一個人,總是不緊不慢地跟著我,我心裡有些緊張,要是這時候遇到搶劫犯就慘了,便故意加快了腳步,那個人也加快腳步,仍然跟在我身後四五米的距離。
這樣走了很長的一段路,我終於忍耐不住,回過身來看個究竟,可結果出乎意料,原來跟著我的竟是一個穿著黃雨衣的纖秀女孩.
我們面對面站住。
「你為什麼跟蹤我?」我問她。
「對不起,我,我一個人趕路覺得害怕。」她怯生生地看著我。
我舒了一口氣,笑道:「那你怎麼知道我就不是壞人?」
她跟著笑了,說:「因為你像個老師,老師很少是壞人。」
「呵!你猜對了,我本來就是個老師,不用怕,我送你一程吧!」我陪她一起走路,一直把她送回家。
那晚之後,我們經常在回家的路上遇到,慢慢地就熟識起來。
我一直不敢告訴她我教的課程,所以她只知道我是醫學院的老師,對於我的工作性質一點也不瞭解。
有一天,我終於對她說,我是人體解剖學講師。
她並沒有像我想像中的那樣驚訝和害怕,反而顯露出強烈的好奇心。
「你說,解剖刀劃過時,屍體會不會覺得疼?」她問,並一本正經等著我的回答。
「怎麼會呢?人死了就沒感覺了。」
「你怎麼知道它們沒有感覺?」
「現代醫學確定死亡的標準是腦死,腦神經死亡了,任何對神經末稍的刺激也都失去了效用,人當然沒有了感覺。」
「這只是我們活人認為的,可事實也許不是這樣。」她執拗地說。
「別瞎想了。」我笑著說。
後來,她不止一次地問起過這個問題,每回答一次,我的腦海裡就像被鐵鉤勾起了什麼東西,可馬上又沉了下去。
她還是經常問我同一個問題,我漸漸感到有一種莫名其妙的恐懼感愈來愈重地壓來,我甚至有些怕見她了,但細想起來,又沒有什麼特別奇怪的地方,我猜想可能因為經常接觸屍體解剖,心理壓力過大的原因吧。
直到有一次我無意中的發現,我才知道問題的嚴重性。
那晚我去她的宿舍找她,她不在。門虛掩著,我坐在沙發上等著她,等得不耐煩了,就站起來在她的寫字桌上翻看,準備找一本雜誌消遣,沒有什麼好看的雜誌,我隨手拿過一張舊報紙,一不小心,從疊層裡飄出一張紙落在地上,是一張舊得有些發黃的紙,我的神經一下子繃緊了,我好像在哪裡見過這張紙。
我撿起那張紙翻過來,驚懼地睜大了眼睛,原來,這是一年前我解剖過的那具女屍生前的志願表,在屍體移交到解剖室之前,我曾經在上面簽過字。
沒錯!我的簽名還在上面,可它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我有點恐慌,急忙打開舊報紙一看,在社會視野欄目裡,赫然就是《白領麗人為情自殺》的社會新聞,報紙的日期正是我解剖屍體的那天。我像是掉入了冰窖中,陣陣發冷,感到這個房間突然有一種說不出的陰森可怖。
這時候,我聽到過道裡傳來清晰的腳步聲,是高跟鞋的聲音,一步一步地朝這邊走過來,我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辦好,只好硬著頭皮等著她的出現。
那腳步聲到了門口,突然停住了,我沒有看到人,但我彷彿感到她就站在門口盯著我,我的腳有些發軟,卻不敢動,不一會兒,高跟鞋的聲音又響起來,越來越遠,終於消失了。
我發瘋似地跑回家,冷靜了幾個小時,我的腦中急速的旋轉,怎麼可能會這樣?也許她只是那個女孩的同學或同事,或者是好朋友也說不定,那麼保留這些東西也不奇怪,還有,那串腳步聲也許只是樓下傳來的,一切是我的神經太過敏了。
我的心理稍稍安定了些,打手機給她,希望能弄個水落石出。
手機沒人接聽,我拚命地打,可都是長音。
她越不接聽,我越是感到恐懼。
不一會兒,門外忽然傳來腳步聲,跟在她那兒聽到的一模一樣,高跟鞋踏在水泥地板上的清脆響聲。我的心砰砰直跳,大氣也不敢出。
「咚!咚!咚!」有人在敲門。
真的是她,她來找我了!我躊躕再三,終於說服自己打開了門。
「是你!」我說,喉嚨有些發澀。
「是我。」她說。
「晚上我去找過你,你不在。」我退後幾步,說。
「我出去辦點事情了!回來時發現你來過。」她說。
「是嗎?」
「你幹嘛老是打我手機?」她說。
「我��我怕你出事。」我說。
她笑了笑,說:「今晚我住在你這裡好不好?」
我想讓她走,可又說不出口,我們認識這麼久,她可從沒讓我碰過她的身體。我心想也許真的是我多疑了,她的相貌與那女孩毫無相似之處,又怎麼會有關係呢?
「我先去沖個澡!」她說著就朝浴室走去。
「好吧!」我讓到一旁。
我坐在客廳裡,聽見裡面衝水的聲音,心裡忐忑不安,但總是勸說自己不要去想那些怪事,也許只是巧合罷了。
她穿著睡衣走了出來,坐在我對面的沙發上。
我們相對無言。
「我來幫你按摩吧。」她笑著走到我背後,拿捏我的肩部。
「你說,解剖刀劃過時,屍體會不會覺得疼?」她突然問。
我一下子從沙發上跳起來,喊道:「你,你到底是誰?」
但頸部一痛,像被重物擊中,就已失去了知覺。
醒來的時候,頭痛欲裂,發現自己的手腳被綁在了床上。
我看到她站在床前,憤怒地看著我,那眼神!我想起來了,那眼神跟那具女屍一模一樣!
「你��你是��」我不可抑制地恐懼起來,可掙扎毫無用處。
我發覺她的臉部正在變,緩慢地變化,眼睛、鼻子、嘴巴,都在移位,一會兒,令人恐怖的一張臉出現在我的面前,是她!!那個一年前的女屍!
「你說,解剖刀劃過時,屍體會不會覺得疼?」她再一次厲聲問我。
「也��也許會吧!」我顫抖著說。
她慢慢地解開睡衣,我從來沒有感到過如此噁心,她的身體從頸窩至下,只是一個空殼,早已沒有了內臟,露出紅紅的體腔。
「你說,我疼不疼?」她憤憤地說。
「可你是自願的啊!」我喊道。
「我後悔為那個男人自殺,可正當我準備遠離這個骯髒的世界時,你又喚醒了我!我要你永遠陪著我!」她說。
「你,你想幹什麼?」我驚恐地說。
她僵硬地笑了起來,從睡衣袋裡取出了一把明晃晃的解剖刀,在我面前晃動,然後抵住我的頸窩。
「我要讓你知道,被解剖的痛苦!」她陰森森地說。
「不要!不要!你是死人,我是活人啊!」我喊道。
喉嚨一陣刺痛,我彷彿被人活剝了一般疼痛,慘叫著坐起身來。
我發現我的全身像在水中浸過般大汗淋漓,月光透過窗戶照在我身上,她並沒有在房間裡,難道晚上一直在做夢?
我覺得不可思議,但很高興,有一種死裡逃生的快感。
第二天,我起床的時候,發現了一件東西,這個東西將會讓我永無寧日,在床下,掉著一把解剖刀,鋒利的閃著寒光的解剖刀。
這天下午,我又去了她的房間,可門緊閉著,鄰居的老太告訴我,自從那個女人自殺後,這個房間就一直沒有人租過。
從此後,我不敢再接觸任何屍體,甚至不敢再在醫學院呆下去,只有改行做了藥品經銷。
直到今天,我仍然沒有找到答案 。 

  ( 下場 )
 

 


我很喜歡西井村家的蜂蜜滷味,因為西井村的滷味,滷的香、色澤又漂亮最棒的是每樣產品吃起來都好好吃,嚼勁又剛剛好不會太爛這家西井村蜂蜜滷味,老闆堅持不用醬油調味,選用我們台灣直產的龍眼花蜜做調味不惜成本,只想做出最棒最好的好滷味,很少可以找到這麼優的滷味一般吃到的滷味,都是靠許許多多的各式辛香料,還有中藥滷包去做調味滷出來的產品都會黑黑的,吃起來口味又偏重在這養生的時代裡,我覺得西井村的蜂蜜滷味很值得大家去品嚐看看 好吃滷味這裡買
吃過的朋友就會知道,那種蜂蜜的香搭配火喉控制的剛剛好做出來的滷味是多麼的讓人難以忘懷的好滋味推薦給大家我最愛的西井村蜂蜜滷味~~~招蜂引蝶的好滷味PS:等不及想要嚐看看的朋友們,現在不用跑到台南上網訂購,宅急便新鮮冷凍配送,很快就能送到你家唷


Design by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