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你的生活變得不一樣    讓你馬上賺大錢    互聯網自動重複收入
 
  讓你隨時隨地都有錢進帳,輕鬆分享任何資訊商品給朋友或其他人,只要有人透過你的分享而購買商品,你就可以獲得高達70%的回饋獎金。
你只要透過分享,就能賺取收入,而且,還可以得到更多。
現在你只要推薦人加入8AM8會員,他就會是你的推廣夥伴,替你持續的創造收入。
所以你的夥伴越多,創造的的收入也跟著越多。
當然你只要持續經營自己的夥伴規模,可想而知這是非常可觀且驚人的。
因為你不用做任何事情,就可以輕鬆賺取收入。
你很快就會發現,8AM8教你的是全世界最容易也最輕鬆的賺錢的方式,讓你創造源源不斷的收入。
 
影音Live秀    Mysex情趣用品    線上遊戲    台灣模特兒    成人情趣用品    美女俱樂部    情人聊天室
    金鑰USB ~* 如同鑰匙般將檔案加密上鎖並隱藏 *~
雙兒網假髮的款式可說是網路上最齊全的,要長就長要捲就捲各大的雜誌、髮型書、造型師、模特兒、新祕也都愛用雙兒網假髮~   
這裡可以買到
有一種美味~讓aya情不自盡的瘋狂愛上它~吃甜品蛋糕對aya來說就像是再談場甜蜜的戀愛一般~第一眼 是一見鍾情 接下來當然就是沉膩在其中的甜蜜滋味讓人既始在睡夢中也會夢見滿滿的幸福好滋味 !
>>>這裡可以買到


 

黑暗鬼校

我是一名師範大學畢業的學生。
一日,經過一面老牆。上面粘貼著招人啟示:高中教師,高薪。如安全教滿十天。即付10萬。聯繫電話:########.聯繫人:王校長。明南高中。
當下心想。這種事情都我碰上了。10萬,鬼才信。轉身就走。忽然,聽到背後二個女生議論。
一個說:哎呀,這就是傳說中的明南高中。聽說那裡鬧鬼,很凶的。
一個說:真的有那麼高的薪水嗎?
一個回答:有,據說很多人都去了。只是��
一個再問:只是什麼?
那一個回答:只是,據說,只有一個女老師拿到了那10萬。那個女老師是個瞎子。聽說,很多人失蹤了。有幾個跑出來的人都被嚇成了神經,只會說:鬼,鬼,不要過來��於是,這就傳開了。這麼幾年,都沒有人敢再去呢。
另一個尖叫道:哎呀,別說了,別說了。
我從小就被人誇膽大。聽到這樣的事情,加上豐厚的獎金。不由地躍躍欲試。
我對面坐著那位王校長。看起來有四十多歲了。一個乾瘦的男人。看上去讓人有種馬上拔腿想逃的陰森。
他說:關於我們學校的事情你都聽說了嗎?
我回答:聽說了。那麼,真有鬼嗎?
他忽然笑了。看起來陰陰的。說道:你可以去問問那位唯一拿到獎金的老師。她叫伏清。這是她的地址。還有,如果,你真的準備來上課的話。明天下午三點再來這裡。眼前是一個安詳的女子。清秀且蒼白。
只是,她是個瞎子。我不由地歎息。
問道:真的有鬼嗎?
她哀愁的笑了。回答:不知道,因為我看不見。看不見的事情我不會枉下斷語。只是��
她輕輕的皺了皺眉頭,欲言又止。
只是,我勸你還是不要去的好。因為,我感覺到了很多的��
她的臉上忽然露出了恐怖的表情。忽然將話剎住。沒有再說下去。
我回過頭去。看到了王校長。他向我點點頭。坐了下來。
他說:我來看看伏老師。
伏清的眼睛這時忽然睜大,我看見了她向我搖著頭。一個勁的搖著頭。我知道她勸我不要去。但是,這樣讓人好奇的事情,我怎麼可以止步不前?
臨走之前,我再回過頭去深深的看了伏清一眼。她低下了頭。像是很難過的樣子。
下午三點,我站在了王校長的辦公室。
他向我宣讀老師的規則:每天下午七點到凌晨二點上課。只要在這段時間裡在教室裡。其他的,隨我自己安排。
在這段鬼時間裡上課。嚇都會嚇死。還不定是給人上課呢。想到這裡,我忽然打了個冷戰。想起了伏清低垂下去的頭。
跟我一起應試的還有五個人。我們一行六個人被帶進了校園。
大大的校園一片荒蕪的景象,一點都沒有生機。
我們走進各自的教室。
這時已經七點鐘了。外面的天全都黑了下來。教室中只開著一盞昏黃的燈。學生們靜靜的在下面看書。不懂的互相的詢問著。我這才明白沒有老師他們是怎麼學習的。
十分的滿意,我開始點名。
張若水。
到��一個臉色慘白的少年緩緩站了起來。低著頭。
他是這個班的班長。
秋芳。
到。一個美麗的女孩站了起來。這班同學中我就覺得她最正常了。
一個個的同學站起來應到。
到了最後一個。
王劍。
沒有人回答我。四下一片安靜,然後,秋芳站了起來。
說道:老師,王劍他可能沒有來。
我開始上課。這一晚上課時間過的非常的快。馬上,就到了下課的時間。
凌晨二點。
學生們默默的收拾好書包。慢慢的走了出去。我心中疑雲密佈。這麼晚了。他們回哪呢?
我跟在他們的後面。看見他們走進校園北面的一座寢室一樣的大樓。我還想再跟上去。被一個人攔住了。
張若水。他低著頭。我只看見他慘白的臉頰。
他慢慢的說:老師,在這裡,好奇心不要太強��
等我回過神來,他已經消失在黑暗之中了。
這個學校,處處透露著詭異,恐怖壓抑著我。
好像一團亂麻。
我回到了教師休息室。這裡有著一套套很周全的設施。我洗過澡後,躺在床上。沒有關燈。便慢慢的陷入夢鄉。
在夢境之中,恍惚有著一個很重的東西壓著我。不能夠呼吸。又睜不開雙眼。
我使勁的用力掙扎著。
最後,猛地醒過來。四周的燈不知道什麼時候關上了。到處一片黑暗。
我靜靜的坐在床上。忽然,好像有一樣東西碰到了我的脖子。那是一樣冰涼的僵硬的東西。像是,死人的手。馬上又縮了回去。
心臟劇烈的跳動著。然後,久久的都沒有動靜。我又慢慢的睡了過去。
次日起來。已是中午了。出去遇到了另外的幾位老師。
我數了一數。除我之外,只有四個。
我清楚的記得,進來的時候,是有著六位老師的。
其他的老師也發現了這點。臉色馬上都變的煞白。這時,王校長走了進來。他像是知道我們的心思一樣的。
陰陰的說道:忘了告訴你們。這裡每次進來的老師,都只能夠出去一個。其他的,都會失蹤。你們,好自為知吧。
三個月。漫長的三個月。都會呆在這個鬼地方。而且,還會面臨著失蹤。
那四個老師面面相視。最後,不約而同的向校門方向跑去。
我沒有跑。站在樓上看著他們。看見他們沒有打開校門。驚恐絕望的在門邊敲打著。
這個恐怖的校園,已經成了一個牢籠。囚徒就是我們。
本是正午大太陽的天氣。忽然,烏雲密步。天又黑暗了下來。我慢慢的坐在沙發上等著。四下又是一片黑暗。
這個學校,彷彿和黑暗有著很深的關係,自始到終都在黑暗中間。
然後,我聽見了打鬥的聲音。是那四個老師。他們相信始終能夠出去一個。於是,愚蠢的希望倒下的是別人。
他們邊打邊邊進入了我所在的房間。我靜靜的坐在沙發上。
靜靜的數著進來的人數。
一,二,三,四,五。��
心慢慢的下沉。這次,進來的人中間。腳步聲有五人。但是��呼吸卻只有著四人。
還有一個��我不知道是什麼��
在一片黑暗中間,不知道該怎麼辦。在這個不是你倒下就是我倒下的時候,被其他的人抓住。那就意味著��死。
我靜靜的坐在沙發上。屏住呼吸,盡量使自己一動不動。
耳邊先是安靜著。忽然,從我的左邊,傳出了一聲慘叫。一個軀體倒下的聲音。
還有四種腳步聲,三種呼吸聲。
漸漸的。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耳邊慢慢的只剩下二種腳步聲。一種呼吸聲的時候,我被一雙冰冷僵硬的手拉住了。就是昨晚的那雙。
剎那,恐懼,絕望抓緊了我的喉嚨。但是,我始終,沒有出聲。也盡量的屏住了呼吸。
許久,那雙手放開了我。我暈了過去。
老師,老師,你醒醒。
我被一陣搖晃晃醒。周圍圍滿了我的學生。秋芳關切的看著我。
我還是在那個沙發上。四下有了一點點的燈光。奇怪的是。地上沒有死去的老師的屍體,沒有血跡,什麼都沒有。就像是什麼都沒有發生,只是我做了個夢一樣的。
看看表。已經到了上課的時間。和昨天一樣的我上了課。
再睡了一覺起來。心裡想,已經是第三天了。
走了出去。沙發上只坐著一個臉色慘白的老師。
只有一個。
我們默默的坐在一起。她是一個女子。名字我記不起來了。只是中間有一個玲。
玲忽然哭了。我抱住了她。在絕望中間,二個人的距離變的很近很近。
我們拿著蠟燭走進那幾位老師的休息室。只見被褥整整齊齊的放著。像是根本就沒有人睡過的一樣。
他們,徹徹底底的消失了。像是以前那些人一樣。
消失的無影無蹤。
玲崩潰似的灘倒在地上。歇斯底里的哭了起來。
她說:我昨天殺了一個。殺了一個。將水果刀捅進他的軀體。但是��
她抬起雙手。
但是,卻連血都沒有��
我無聲的抱住了她。在這個時候,我實在不忍心再責怪她的罪行。
她狂野的吻住了我。我沒有動。任她近似瘋狂的扯開我的衣服。然後,她抬起一雙淚眼看著我。她說:我怕。
在恐懼和絕望的深處,我別無它*。於是,只好用慾望來抒發著一切壓力。期希可以平靜的面對即將到來一切。
包括,死亡。
我和玲深深的糾纏。
第四次上課,我平靜的將課上完。
然後,我背負著手看著他們收拾好書包。魚貫而出。我發現,每次都是張若水走在最後。
在凌晨四點的時候,我和玲走進了那座寢室一般的大樓。
陰森的樓道中。我們沒有點燃蠟燭。只是手拉著手在黑暗中摸索著。我們決定一定要找出事實的真相。這是我們能夠活下去的唯一出路。
忽然,我感覺到了一陣冰冷的氣息來臨。心中一下驚冷。馬上貼著牆壁而立。果然,一陣腳步聲從我們的身後而向前走過。沒有發現我們。所以,繼續向前巡視著。
而我,也驚恐的發覺。又是沒有呼吸的。
我緊緊的拉住了玲的手。
我們停留了許久,才鼓起了勇氣繼續向前走。走了很久。
才來到一個個類似宿舍的門邊。門上都掛著班級的名稱。我們找到了我所在的班級的門前。
小心的看著四下無人。於是,往裡面一看。什麼異常的情況都沒有發現。學生們都在裡面熟睡著。
忽然,聽到了耳邊傳來了沙沙的聲音。
回過頭來。張若水的慘白的臉面對著我說道:老師,你的好奇心太重了��
他的雙眼流出了血來。身後是一群鬼魅一樣的低垂著頭的學生。
玲就一聲尖叫暈了過去。
越來越多的學生四面八方的聚集了過來。都是低垂著頭。
只有腳步聲,沒有呼吸。
這時,忽然學生們讓出一條路來。走來了一個臉色鐵青的瘦瘦的學生。
胸前的校牌上寫著二個字:王劍。
就是那個一直沒有來上課的學生。看著他的臉,我想起了王校長那張乾瘦的臉。想必,是父子。
我忽然覺得很熟悉他身上的氣息。我想,那雙冰冷僵硬的手應該就是他的。
他冷冷的看著我和我懷裡玲。
忽然開口:老規矩,只能活一個。
學生們慢慢的圍了上來。這時,他們近的我都能夠聞到他們身上的腐臭味。一塊塊腐爛的軀體掉落下來。
我默默的閉上眼睛,開口:選我吧。放過玲。
一雙雙手將我和玲拖開。那些手中間,有著枯骨一樣的。有著腐爛的。只是在那個時候,我的心裡已經一片平靜,玲,我希望你能夠活下去。
在它們開始掠奪我的生命的時候,我和前次一樣的陷入了昏迷。
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正午。
摸摸自己的心臟,依然在溫熱的跳動。
看看表。已經是第八天的正午。我昏迷了三天三夜。
只是,玲已經不知去向。
我直接走進王校長的辦公室。他正坐在沙發上等我。
他開口:我知道你會來。
我問道:你是人是鬼?玲在哪?還活著嗎?
他忽然大笑起來。笑過後用依然陰森的眼睛看著我。說道:你想知道的一切事情,都等到上完十天的課後。那時,一切都會揭曉。
這天晚上。我帶上了一副隱形眼鏡,它能夠使我看不到一切。就像伏清一樣。成為一個不是瞎子的瞎子。
我聞到了一陣陣腐臭味從我身邊飄過。依然是只有腳步聲沒有呼吸。它們已經不用在我面前用障眼*了。全都露出了原形。
只是,我現在是個瞎子。
就這樣我壓下了全部的恐懼上完了第十天的課。
在最後一節課上完以後。我取出隱形眼鏡,看到了所有的學生都和預料一般的是行屍走肉。他們向我鞠了一躬。然後,都化成了一灘灘的膿水。匯聚到了一起。然後,都消失不見。
我走出了校園,校門敞開著。
門前放著一個黑包。裡面裝著一匝匝的錢。
10萬。
為著這個。我歎息著。多少人消失的無影無蹤。其中,包括我剛剛愛上的玲。
我始終記得,她在我懷裡樣子。我醒來後沒有看到她時心中的疼痛,我想我愛她的。只是,我不知道她在哪裡?
我失去了她的蹤影。
我抬起頭來。看到了伏清。
她靜靜的站在那裡。
我們相對無言。
回過頭來,沒有看見明南中學。只看到一個陰森的墓園。上書:明南墓園。
旁邊有著簡介:於1998年食物中毒。全校師生無一倖免。下面是長長的名單。
名單裡有著王校長,王劍,張若水,秋芳。
還有那四位失蹤的老師。還有我看見了一張熟悉的笑臉。那是玲��
我驚恐的回過頭來。
伏清已經無影無蹤。
我的背後,最後的一排人名裡。赫然有著二個名字。
伏清��南翔。
一陣大風吹過,鬼氣森森。天忽然黑了下來。
黑色的皮包被打開,漫天的紙錢亂飄。
這時,我忽然又感覺像是回到了那個充滿了黑暗的校園。
��
忘了說一聲,我的名字,就是南翔��
不歸的文具店
那個店其實已經漸漸的在我記憶力抹去了,因為我告訴自己不能去回憶,因為那段回憶是那麼的恐怖。由於前幾天因為要急著付一個約會,所以只能超那條馬路走去,我又看到了那個不歸的文具店��
  讓我們從頭講起,我們學校和��中學是相鄰的兩所學校(由於這所學校在市裡比較有名氣,所以不便透露),由於這個原因我們之間經常有各類比賽。但是無論在什麼比賽項目中,我們學校至今未輸過一次。其實道理很簡單,那所學校學生很少,出來比賽的大多是一些腦子不轉彎的小四眼。雖然他們學校的名氣遠比我們學校大,可是我們學校的總是人丁興旺,他們每年報考的總是只有可憐的2.3個班。為什麼相鄰的學校會發生這種情況呢?據老一輩的人說那裡以前是著名的墳地,很不乾淨。
  不過也挺邪門的,那所學校的學生有不少數都身體不太好。一個個面黃肌瘦的,一點也不能體現社會主義優越性。據我一些在那裡讀書的鄰居說,在那學校裡經常會出現許多「怪事」,凡是遇到過的都得得一場病,而且最恐怖的是那所學校經常發生失蹤案。由於那些消息越傳越廣,家長和學生都報著寧可信其有而不可信其無的來報考我們學校。
  其實那些東東有不少是謠傳,但是有一個卻是真的。那就是那所學校附近的三個「不歸路」。在那所學校有一個傳言,都說在學校附近有3家店,凡是天平座的學生都不能活著出來。本人就是10月2號生的天平座,我當時當然不信那個邪,準備和好哥們來一次冒險旅程。
  我和那個好兄弟因為都有著那麼一點點通靈的特長,所以也見過幾次「髒東西」,所以對這種恐怖的東西覺得很刺激很有挑戰感。後來決定去其中的文具店(另外兩家是飲食店和酒吧)。
  記得那天是星期5,我們下午沒課,我們整理好東西就朝這不歸路走去。小棟(我那個哥們)特地帶了把水果刀防身。到了店門口我們卻又害怕了,雖然玻璃門上掛著營業中的牌子但是我們都不敢推開面前的玻璃門。其實那家店面的地段還是不錯的,雖然我沒有什麼方向感,但是我還是知道它是朝陽的。和它並排的其他店裡都是陽光燦爛的,有些金屬物在陽光的反射下讓人睜不開眼。可是唯獨這家文具店卻異常陰暗,在玻璃門外竟然難以看清店內情況。我想想咱們這麼耗著也不是辦法,於是哼了段小曲兒壯壯膽然後就去推開那扇還算乾淨的玻璃門��
  「是顧客嗎?」在點店最深處傳出一個蒼老的聲音。
  「是啊,你們這裡有買毛筆字帖嗎?」身後的小棟清了清喉嚨問到。
  「應該有吧。由於生意不好,所以很久沒有進貨了,自己找找吧。」
  我那引以為傲的2.0視力終於讓我看清了「他」。「他」坐在一把躺椅上,眼睛似乎看著天花板。我順著他的目光向上望去,只有一隻吊扇在很慢很慢的搖曳著環顧了一下四周,房間擺設十分簡單,除了那些放文具的架子外只有那張躺椅而已。
  「你們是��中學的吧?」「他」掙扎了一下,似乎想起來,但是好像由於年紀太大沒什麼力氣所以沒有成功。
  「不是,我們也是附近中學的。」小棟上去攙了「他」一把。
  「謝謝。」「他」似乎朝小棟笑了笑。「那些孩子都說我這兒鬧鬼,沒人敢來買文具了��你們不害怕嗎?」「他」慢悠悠的朝我們走來。等走近了才看清原來是個70多歲的老人,臉上露出慈祥的微笑,這微笑讓我們的恐懼一下子煙消雲散。
  「呵呵,我們就是聽說鬧鬼才到您這兒來探險的。」我笑著對他說,當時我真覺得我們這次的行動有些幼稚。「他」笑著摸了摸我的頭說:「傻孩子,大白天鬧什麼鬼啊?就算有也不就是你們這幾個膽小鬼嗎?」「他」臉上還是浮現出慈祥的微笑。我們聽了這話都哈哈大笑起來。
  「我其實也有2個像你們這樣大的孫子,看到你們我就想起他。對了,你們是什麼星座的啊,我送你們每人一張星座卡。」老人說著從兜裡掏出一大把卡片似的紙。
  「天平座」我回答到。
  「你呢?小傢伙?」「他」朝小棟問到。
  「天平座」小棟不假思索的回答到。
  我很生氣的望著小棟,因為他是雙魚座的,因為行動前為了有難同當所以才讓他冒充天平座,可是現在他卻還在欺騙這樣一個慈祥的老者。我很生氣的在他手臂上擰了一把,幸好房間內光線暗,不然讓「他」看到也許以為我們騙他就不送東西給我們了。我見小棟沒有反應又用腳尖輕輕的踢了他小腿幾下。可是他還是目光嚴肅的看著老者。我頓時也感到一種奇怪的感覺,我把目光投向「他」,在暗淡的光線中我看見他還在一張張的挑選卡片,而臉上還是那種笑容。可是這次我感到他的笑容是那麼的令人恐懼,雖然還是那服表情,但是就是有著一種說不出的害怕。我下意識的去抓小棟的手,我終於握住了他的手,在握住的一瞬間我感覺到小棟也用力的握住了我的手,我能感到小棟也有那種感覺。說實在的,當時我的鬧中一片空白,只能看著「他」繼續尋找卡片。
  「小傢伙,年級大了眼睛看不清,能把燈開一下嗎?開關就在你右手邊的牆上。」「他」低著頭說道。
  小棟顫顫巍巍我著我的手朝牆邊挪去。
  「啪」燈打開了。那是一盞暗綠色的燈,光線很暗。我們回頭繼續看「他」。
  「天啊!!!!!!」在幽暗的燈光下他的口水滴到卡片上,順著卡片往下淌。「他」的眼珠越來越突出,就像要跳出眼眶似的。只聽到「噗」的一聲,「他」的一隻眼球掉到了地上,又是一聲,另一隻也突破眼眶掉了出來,可是沒有掉在地上,因為神經把它掉住了,在鼻子前一晃一晃的。
  「找到了,給。」「他」抬起頭說道。話音剛落,「他」臉上的肉摻合這皮膚裡的血液就開始大塊大塊的往下掉,不出幾妙中半邊臉就剩下骷髏了。當時我和小棟嚇得雙腿發軟,人差點攤倒在店裡。這是我心想要是不跑那就沒命了,當時不知道那裡來了力量我拖著小棟就往外跑。小棟被我一拖腦子也清醒了不少,馬上握著我的手拔腿就跑。我在前面握著小棟的手頭也不回地就朝門口逃去。剛跑兩三步就覺得拖不動小棟,回頭一看小棟的一隻手已經被「他」牢牢地抓住了。
  「別丟下我,留下來吧,這裡的文具都是你們的。」「他」發出一種嘶啞的聲音。
  「放手啊!!!」小棟大叫到。
  這時我不止哪裡來的勇氣說道:「要跑一塊兒跑。」
  「不是!!!刀!!!刀!!!」小棟拚命的喊著。
  我突然想到小棟隨身帶這水果刀,於是馬上放開受。之見小棟掏出水果刀超「他」手上狠命地戳著,「他」的血濺得小棟一身。終於聽到他慘叫一聲就放開了手,小棟顧不上拔出刺進「他」手臂的水果刀就拉著我往外跑。到了門口可是門怎麼也打不開,我和小棟用拳頭和腿用力捶打企圖打開門,可是就是打不開。我突然想到了打開的方法,我飛快的跑回屋內拖著躺椅來到門口。小棟立刻明白了我的意思,我們合力舉起躺椅朝玻璃門砸去。「乒」!!!玻璃門終於給我們砸出一個大口子,小棟先怕了出去,然後把手遞給了我。「快!!!快出來啊」我也拚命往外爬,馬上就要爬出去時「他」突然抓住我的褲管把我往裡拉,小棟在外面拚命地拉我出去,我也豁了出去,一邊朝外面爬一邊狠命地用腳踢「他」。「絲」的一聲,我知道褲管被撕壞了,我乘這個機會馬上鑽了出來。我和小棟飛一般的跑到馬路的拐角處。我們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終於嚇得大聲哭起來。馬路上的人們看到了都議論了其來,「瞧這些孩子,大馬路上怎麼就哭上了」「身上都是什麼呀?真皮。」我們頓時清醒了不少,往派出所的方向跑去。
  接待我們的是父親的好朋友王叔叔,他一看我們這狼狽樣就開玩笑地說到:「怎麼?闖了禍投案自首來了?」我和小棟把經過一五一十地說給他聽。他笑了笑說:「大白天沒有鬼?」瞧你們這身上都是什麼呀?髒悉悉的。「是鬼的血!!」我叫到。「哈哈,怎麼是綠色的啊?」我瞧了瞧,小棟身上果然都是綠色的痕跡。「對了,王叔叔你們可以那去化驗的啊。」我趕緊打上話題。「」小傻瓜,化驗可沒那麼簡單,怎麼能說化驗就化驗?「為了安撫我們王叔叔帶了一個警員陪我們去現場。那時正是下午2點,可是那店裡很暗很暗?我於是就問王叔叔:」大白天怎麼會這麼暗?不是鬧鬼是什麼?「王叔叔笑了笑說道:」光線不好因為這房子構造不合理,而且牆壁都漆成黑色,所以光線都被吸收了。「對了,水果刀,那把水果刀。」小棟的話提醒了我,我們就開始尋找那把水果刀。終於在角落裡找到了它,它插在一株根雕上,而且令人費解的是那株根雕下面還壓著我那破碎的褲管。
  事情最終就這麼不了了之,後來我和小棟都嚇出了一場病,以後我們再也不敢朝那條路上走了。前幾天經過時看見那店依然開著,門口依舊掛著「營業中」的牌子。我遠遠的似乎有看見「他」坐在躺椅上等待下一個天平座的顧客�� 
 

  ( 電梯的鏡子 )
 

 


我很喜歡西井村家的蜂蜜滷味,因為西井村的滷味,滷的香、色澤又漂亮最棒的是每樣產品吃起來都好好吃,嚼勁又剛剛好不會太爛這家西井村蜂蜜滷味,老闆堅持不用醬油調味,選用我們台灣直產的龍眼花蜜做調味不惜成本,只想做出最棒最好的好滷味,很少可以找到這麼優的滷味一般吃到的滷味,都是靠許許多多的各式辛香料,還有中藥滷包去做調味滷出來的產品都會黑黑的,吃起來口味又偏重在這養生的時代裡,我覺得西井村的蜂蜜滷味很值得大家去品嚐看看 好吃滷味這裡買
吃過的朋友就會知道,那種蜂蜜的香搭配火喉控制的剛剛好做出來的滷味是多麼的讓人難以忘懷的好滋味推薦給大家我最愛的西井村蜂蜜滷味~~~招蜂引蝶的好滷味PS:等不及想要嚐看看的朋友們,現在不用跑到台南上網訂購,宅急便新鮮冷凍配送,很快就能送到你家唷


Design by Home